成都有一所学校,走出过我认识的好几位全国知名校长:泡桐树小学的陈杰同辉国际学校的李勇金沙小学的钟樱……我和他们都接触过,发现这几位校长,不仅有教育情怀,而且有思想境界,更有教育的方法,有带队伍的能力,有长于表达的天赋……简直就是理想的教育人。

每个人都会因此好奇:这样的学校,是如何熏陶出那些人物的呢?

成都市实验小学(后称实小),离“城市心脏”天府广场不到1公里。大门简朴,仅为临街的一扇铁门,迈入就是一条清幽长廊,种满绿色的植物;两侧有凳,可供等待的家长歇息……这条长廊隔绝了都市的喧嚣,让人一步一步仿佛穿越到另一个时空,走进一个儿童的学习世界。

实小的前身为1918年创办的四川大学附属小学;1935年民国教育部派曾师从杜威的胡彦立来川任校长,更名为四川省立实验学;1952年再次更名为成都市实验小学,沿用至今。从胡彦立校长开始,学校就肩负着“实验研究,辅导地方”的使命。1945年胡校长工作总结性的书籍《十年来的实验小学》问世。十年里,学校有30项实验成果出版发行,编写四川地方性教材17种、教师参考资料32种,受托举办了三届全省性的教师假期讲习会。1978年至1996年,实小先后培养出了11位特级教师;1996年至今,实小成就或向外输送了近60位校级以上干部与特级教师。

我在校园“游荡”了两天,遇到的老师都优雅有礼、从容自信。学校副书记夏英告诉我,实小有6个字的愿景:小学校,大雅堂。在这个大雅堂里,有文雅的学生、儒雅的教师、高雅的学校,结果后来家长们不乐意了,说怎么这里没有他们,所以后来学校又加了个和雅的家长。在实小,他们把学校称之为“雅园”,这是一所学生、教师、家长合力造就的“高雅的学校”。

虽然如今的实小以“从容高雅”著称,但在2002年的时候可并不是这样,当时的学校危机重重。

困境与突破

2002年,由于历史原因,实小老教师大批集中退休,年轻教师蜂拥而入,当时学校教师109名,平均年龄骤降近10岁。再加上从1998年开始,实小陆续办了4所分校,抽调了近20名优秀教师去支撑骨干教学或从事管理工作,一时间本校队伍严重的“青黄不接”。而在校老师们也出现了瓶颈和倦怠,就连上公开课获奖、评优的机会,也都推三阻四的不想去。种种压力之下,导致“逃避情绪”总爆发,整个学校的士气就此“断崖式下滑”。

为解决当时学校面临的种种问题,2003年,学校提出“雅教育”的整体理念,设定了培养文雅学生,涵养儒雅教师,润养高雅学校的目标。儒雅教师的提出,为学校培养教师的思路指明了方向。什么是儒雅教师呢?实小认为,儒雅教师既要有渊博的知识素养,更要有独立的人格魅力。独立人格魅力的塑造可不简单,你需要给教师提供自主发展的平台、个性化成长的机会,让他们拥有开阔的视野、宽容的胸襟、广博的格局。在此情境之下,学校开展了“教师自主发展”的课题研究,教师发展学校应运而生。

2004年11月27日,实小教师发展学校正式成立,并举行开学典礼。那年,每位实小老师都收到了一张《教师发展学校入学通知书》。通知书上公布了教师发展学校“一日不学,一日不教;一日不学,一日不长;一日不学,一日不乐”的校训,“立己立人,达人达己;智慧而快乐地工作,清新而优雅地生活”的目标,以及“让成就学生与成就自我的快乐,共同构筑教师幸福的教育人生”的理想。

《我眼里的教师发展学校》,《新校长》传媒制作 ▼

 

关于“教师发展学校”是个什么机构,我曾一度疑惑。教师发展学校现任会长张兰刚来学校的时候也搞不明白:“我一直很天真地认为教师发展学校会有一个建筑,里面有老师啊,教室啊什么的。后来慢慢才知道,原来它不是一个很实在的学校,它是实小教师的一个精神领地。”

教师发展学校是实小自我生长的一个功能性拓展。那,该怎么做呢?

学校确立了两个方向:第一它必须由一线教师自主管理,行政不要过多干预,只需要提供服务和支持。第二它要先从满足教师精神需要着手来开展活动,专业成长在其次,要首先把整个学校的氛围激活,给教师以释放的空间。

基于这样的考虑,教师发展学校设立了四个站点:精神家园五彩驿站心灵氧吧魅力课堂。同时学校开始建温馨办公室,提供爱心早餐,精心策划各种节日等等。在一个个温暖教师的活动下,学校的氛围越来越好。

教师课程逐渐成形

当教师的精神状态日新月异,学校慢慢开始加入更多专业成长的站点,如针对全校老师的雅园讲坛针对新教师群体的雅园地平线针对班主任群体的阳光地带,站点在调整中从四个变为了九个(见下面图表)。

实小教师发展学校结构图 ▼  

实小教师发展学校站点活动功能一览表 ▼

经过一段时期的调整,教师发展学校形成了四类体系化课程,必修、展示、特色课程、选修课程。必修主要在每周一例会的雅园讲坛开展,着重于学校整体发展的相关学习。选修课分布在周一到周五上午或下午,由老师根据自己的兴趣和时间进行选择,有亲子课堂、摄影课程、书法、艺术鉴赏、瑜伽等。展示课分两种,一种是专业上的展示,如新教师展示课、骨干教师的引领课等;另一种是人文素养上的展示,如书法作品展示、摄影作品展示。特色课程则是针对一些特别的群体的课程,如针对新教师的起飞地平线课程,针对骨干教师的专家听课日等(见下表)。

教师分层自主发展表 ▼

每一个课程,都是精心设计,甚至很多是个性化对待。如起飞地平线课程,采用任务式驱动,通过见面课和展示课让新教师或新引进教师能尽快融入实小。

现在教师发展学校已经发展到第三个阶段,2013年下半年,教师发展学校将以前的站点整合成了四个部门,培训部、业务部、教学部、活动部,以前的站点活动根据现有的部门分工分别纳入其中。为什么要这样改变?教学副校长刘晓虹说,因为发展学校的活动内容与形态越来越多,现有的站点已经不能完全容纳这些活动,特别是对未来教师的培养,可能需要各种形式的课程,经常需要变换,如果继续增加站点,势必会显得越来越臃肿。所以,教师发展学校的组织结构就以部门代替了站点。

在这里个性成长

任萍老师是从教二十多年的老教师,除本职工作外,还担任数学教研组组长和年级主任,承担很多培养青年教师的任务。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累得连生病的时间都没有,工作压力巨大,身心疲惫,一度感觉力不从心。当教师发展学校开展起来后,她的变化有目共睹:三年后的她,出人意料地报考了在职教育硕士,不仅不感觉疲倦,上班比以前还更有干劲。任老师说:“原来总觉得累,是因为工作总是在重复,而且也没有找到创造的乐趣。教师发展学校开展的很多活动,都十分重视引导我们在工作中更多地反思、创造。渐渐我就发现充满智慧地工作十分有意义,我觉得我自己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白雪

白雪刚来学校的时候,老是管理不好学生的常规,每次学生排队都歪歪扭扭,上课总是有孩子在课堂上说话,坐姿也不端正,都是些“个性少年”。常规管理不好,学校就安排了一个教数学的老教师来跟她搭档;上课有点太活泼,立马有人帮助她改进。时间一长,学校觉得她脑袋灵活,就让她到教师发展学校做精神家园的负责人,给大家组织活动,开展了教师阅读、瑜伽、亲子阅读等各种有趣的活动。现在合并成四个部门后,她又担任了教学部的部长,可以有足够的空间尽情去做创新。她说自己是个爱胡思乱想的人,常常天马行空,学校给了她很大的自主发展的空间。

李蓓对这位“不走寻常路”的白雪老师可以说是有些“放纵”,“因为现在学校教师平均年龄近40岁,特别需要白雪老师这样的‘个性青年’去激活整个教师团队的向前发展。”

看到教师发展学校这么“庞大”的体系,只靠一线教师就运行得这么好,我不禁想,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看得到的制度,看不到的温暖

我想首先应该是制度的支撑。

李蓓说,因为教师发展学校的负责人和执行主体都是一线教师,学校必须要给经费的支持,提供人财物等的保障,他们才能放手去做,所以首先就有了保障制度第二,要让负责人和参与者都很清楚每个时段应该做什么、怎么做,就有了推进制度。最后,还需要一种方式来衡量教师发展的成效,当然教师发展学校建立的初衷不是要考核老师,而是让他们自己看得见成长,所以建立了激励制度。“通过制度的建设,其实最后我们想的是让教师的发展形成一种文化。”李蓓解释道。

除了制度的支撑,采访过程中,教师发展学校的会长还道出了更重要的秘密。

会长张兰说,她不知道教师发展学校为什么存在,但知道它为什么存在了这么多年。她认为教师发展学校满足了教师们内心中对于自己完美追求的渴望。张兰以前是教高中的,突然来到一所小学有些手足无措,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来帮助她上手、提升,还有很多活动推动她发展。她记得来到实小的第二个月就上了区里的公开课,那是她来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体制类学校对于教师的各种要求,让教师非常疲惫与压抑,张兰也曾深有其感,根本没有办法用很平静的心去看喜欢的书、喜欢的电影,走一趟好好策划的旅行。而教师发展学校能持续地给人以心理的疏导和沟通,让身心舒展。记得上青花瓷课程的时候,当青花最后被烧制出来捧在手里的时候,张兰简直难以置信,“这一件真是我的作品吗?我真的可以在我的教育教学之外有这种一种生活的状态吗?”那一刻,张兰似乎找到了答案。

我想或许这些就是让教师发展学校十来年能良好运行下来的原因吧。

由于实小教师日益增强的综合能力,教师发展学校又有教师成长的系统经验,还为实小教师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会。

讲师团:达人更能达己

实小的教师一直都有口皆碑,不管是专业能力还是综合素养,不断有外校人员来参观交流,或者是邀请去外校甚至是一个区域做培训。后来学校想,何不利用这些机会,让教师在专业成就上更进一步。

于是学校根据教师的特长和兴趣发展点,整理罗列出一个数据库,这就是“实小讲师团”。刘晓虹副校长说,我们希望用这样的方式,第一让老师可以专注于某一点,通过“教中学”,不断积累经验成果,一步步深入成长;第二希望老师们可以找到自己专业突破与发展的方向。

刘晓虹坦言,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成长案例。她记得,毕业刚到学校那会儿,第一次开家长会,一个22岁的女生面对下面30、40来岁的家长,整个家长会脚就一直不停地抖。而现在的她,在几百人的学术厅也早已能应对自如。她认为真正让她成长起来的,就是在办讲座、做培训、和同行交流过程中的磨炼使得她的心理素质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实小讲师团现在成员有80余位,未来,讲师团的目标是容纳所有的110余位老师,达到全员都能拿得出的状态。

其实实小达人达己的传统,可以追溯到80年前胡校长创办实小之初提出的“实验研究,辅导地方”的使命,而实小也从来没有忘记。2012年,四川省政府给了实小一个新的任务,这项任务让实小老师“备受折磨”,却又“心甘情愿”。

网校:实验研究,辅导地方

四川省政府有一个提高民族地区教育水平的10年行动计划,通过远程教育的网校模式来具体实施,在幼儿园到高中各选一所实验校,小学就选在了实小。2012年9月,实小网校正式成立,采取“政府、学校、企业”三方合作的形式,政府向网校采购教学服务,学校提供课堂教学和教学管理,企业负责技术设备、教学采集和教学服务。

李蓓开玩笑说,别看我们只有18亩地,我们现在可有6万多名学生。实小作为网校的前端学校,服务众多的远端学校,从开始的65所到现在的128所,每年都在递增。

和现有其他网校不同,实小独创了“植入式”网校模式,通常远端学校是直接将前端学校的上课视频放给学生看,但是实小的网校方式是通过培养远端学校教师的教学能力,让他们吸收之后再自己上课。每天实小6个网班(一到六年级每年级一个班)都会把语文、数学、英语的课程录下来。下午放学四点半左右的时候,由“东方闻道公司”在学校成立的网校导播中心的人员把所有的教学资源打包,包括上课视频、教案、PPT等,发送到远端学校,远端学校再组织老师学习,然后第二天进行二次备课,再自己去给学生上课。每隔一段时间(开始是一周一次,现在是一月一次),实小的教师还会和远端教师远程连线,进行一两个小时面对面的视频交流,讲解教学理念、技巧,解答远端教师的疑问等。例如我这一课为什么要这样设计,这个单元的教材是怎么解读的,等等。

四川甘孜州得荣县城关小学实施植入式教学前后平均成绩对比 ▼

有三年网班教学经历的黄敏说:“我都不知道这三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以前在常态班你考虑的只是50个孩子,而现在你要考虑128所学校的孩子,他们的基础不同,具体的生活体验也不一样,所以对知识的重难点、讲解方式、作业形态等就要有更多元的体现。这对老师的要求成倍地增长。”

网班的老师很辛苦,但也是教师专业发展的“高压锅”,在一套严密的运行机制、配套专家和推动制度下,进入网班的老师都会自动跟着快速成长。“因为自己的严格要求和专家团队对每节课的手把手指导,专业技能技术越来越精湛。”黄敏说,这是在网班自己最大的改变。

 

其他老师也都坦言,在网班每天都很忙碌,总感觉时间不够用,但让人开心的是,每天都能感觉到进步。杨栩老师不管是教学常规还是专业能力,每学期都在上一个台阶。彭静老师也从孩子们的学习习惯培养、课堂指令的规范、教学体验等多方面得到了提升,变得更加得心应手。

根据2015年3月的数据统计,网校共录制课程4000多节,直播备课254节,教学活动124次,同步作业4000多次,试卷同步使用600多套,远端学校交流1000余人次。除了实小教师自身的成长外,远端学校的成长就更不必说了,从文化、学业、教师素养上,都有明显的改变。

在网校运行两年多后,除了常态班和网班,实小又产生了一种新的班级形态——云班。云班的设置源于实小成为“未来学校”的试点,但是云班怎么教,面对“未来学校”的建设,该怎么把实小教师培养成“未来教师”,这一切又摆在了实小的面前。

未来学校:以事育人的新契机

2015年5月,实小成为成都市13所“未来学校”项目试点学校之一。2015年6月,实小开始升级教室教学设备,引入教学一体机,教室覆盖WiFi,校园电视视频高清数字信号升级。2015年暑假,实小的老师提前回到学校,开始接受“未来教师”的培训。

实小认为,未来学校的建设是一种重构,首先教育资源需要重构,要把学校打开,引进更多的资源和课程进入到学校,为孩子服务。

另外就是要让教师成为“未来教师”。未来教师要懂新技术,要会运用新工具,要有更开阔的视野,要更满足学生的个性化需要,课堂要多给学生发挥的空间……

实小云班 ▼

在培养“未来教师”方面,学校展开了多种途径,包括针对所有教师的通识培训——雅园讲坛、专家讲座、第三方机构的专项培训,针对部分老师的未来课堂研究等(见下表)。

在未来课堂的建设中,实小经历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技术尝鲜,学习各种现代工具、互联网技术的使用,这一阶段李蓓提出了极端形式主义的观点,就是所有学科都要使用新技术,包括语文、数学、美术,虽然像语文学科比较困难,但是都要让他们先有视觉上的冲击;第二阶段是理念的碰撞,如何把技术与教学理念重组对接第三阶段就是未来课堂的实践研究探索,如何将技术、学科、课程完美融合。经过三个阶段下来,实小的未来课堂已有了初步的成果(见下表“未来课堂经典课例观摩”)。

2015-2016学年度未来学校教师培训活动(部分)▼

不久的将来,学校还会把教师发展学校的四大课程必修、选修、展示、特色课程调整成六大模块:必修、选修、行走、E+、生活、翻转,以构建起适应“未来教师”发展的“全科课程”。

例如青花瓷课程就是属于生活课程,它与选修课的区别在于,它是随机生成的,而且一学期可能就一次。下学期李蓓还计划开设调酒课程、创意美术课程、拼布课程等给老师们。

至于这里的翻转课程,不是我们通常说的先课下自学再课上辅导的“翻转”,而是翻转老师、学生、家长的角色。

学生来上的课叫“学长课程”。说到学长课程,老师们对两个“学生老师”的印象特别深刻:一个是科技小达人孟子鸣,上完课,他就成了全体老师的“国民女婿”,只要自己家有女儿的都想把女儿嫁给他;一个是生活小达人王佑兮,老师们听完都纷纷感叹,活了几十年还不如一个小孩子的生活丰富多彩。

除了“学长课程”,翻转课程里还有一类“家长课程”。今年的家长课程里,老师们对一位“鉴宝大师”印象格外深刻,这位家长对翡翠、钻石的研究造诣非凡。“鉴宝大师”教老师们识别翡翠、钻石的真假与品质,还给老师们展示了一个价值3000万的收藏品,让他们大开了眼界。家长课程非常丰富,如讲理财的、投资的、摩托车的、航空的、化妆的等等,有位老师感叹,听了化妆课我才知道正确的眼线原来是这么画的。

在新学期,“全科课程”可能就要在实小全面开展,我能想象得出实小老师的学习、生活又将会是一次全新的体验,一个个“未来教师”即将破土而出。

回顾2002年至今,实小从教师“青黄不接”,到网校,到未来学校,在每次困境与挑战面前,似乎都应对得很好,甚至都变成了学校发展的助力。采访回来整理思绪,隐隐觉得似乎这一切,都离不开潜藏在实小“血液”里的某一种文化。

接纳变化才能一直创新

实小总是走在教育变革的前端,学习永远是教师的主题。在浪潮中他们能一次次稳步前行,我认为首先源于深入实小人骨子里“拥抱改变,积极接纳”的信念,还有校长“身先士卒”的引领。

就像这次“未来学校”的建设,教师们需要学习许多新技术知识,学习新媒体的运用,学习各种APP,也会有老师有退却的心态,特别是年龄稍大一点的老师。校长李蓓说,现在连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都知道出门要打滴滴,要在网上购物,要用微信支付,作为学校的老师如果不看到整个社会的变化,还停留在一本书一支笔就能教育好学生的心理,一定会被淘汰。与其被动接纳新事物新变化,还不如主动拥抱。

“我们实小的校刊也都‘立’起来了。”李蓓说,“我们在校刊上放上二维码,读者不仅可以有纸上阅读的体验,还可以扫描二维码进行手机阅读体验。”在最近出的2016年6月的校刊里,我们就能看到这样的尝试:校刊里有链接学生精彩演出的二维码,有号召全校学生使用微博给毕业班哥哥姐姐写一段话的二维码。

实小校刊《樱桃红了》2016年6月期内页 ▲

为了教师发展,实小的教师课程、活动一直在不断变化,但不变的永远是“以人文本”的思想,与时代同步发展的策略,所以他们的教师一直能走在发展的前列,成为教师界的“黄埔军校”。这就是成都市实验小学,一个永远走在学习成长的创新道路上的百年老校。

Advertisements